Dapeng Li

Hungry, foolish and passionate – yet another software developer.

爷爷,我们想念您

one comment

爷爷,时间过得真快,您离开我们已经二十多个年头了。

从我开始记事起,您就在病床上。每天躺在床上的,瘦瘦的,不说话的爷爷。晚上,我和奶奶睡在这边的大床,您睡在那边的小床。

做了半辈子护士的奶奶每天照顾您,喂水,喂饭,翻身,擦身,换衣服,这样好多年,您一直没有说话。

那是在我二年级暑假的一天下午,奶奶用听诊器在您身上听了一阵,然后奶奶哭了,让老伯去市场买一些东西,过了一会,老伯买回来蜡烛和一些其他的。那天晚上,您走了。

我知道您一定有很多很多话想说,但是您不能。

可能没有经历过的人,都无法想象您和奶奶在您病倒后的生活:躺在病床上多年如一日无法下地的您,和悉心照顾无微不至的奶奶。很多年来我觉得在我小时候的爷爷和奶奶就是那个样子,但当我认真去想的时候,像在一个这样的夜晚,试着把自己放在您或者奶奶的位置上的时候 – 难过,甚至有些无助,但当那种感觉平静之后,只有感动。

我以为太多每天发生的事都是理所应当,但直到有机会仔细想想的时候,才知道它们一点也不平凡。

在您离开的这二十多年里,我们的生活发生了不少变化。绿地和高楼代替了胡同和平房(虽然我更喜欢咱家胡同大门口躺椅上的老爷爷,玩弹球的小朋友,借给我武侠小说的邻居哥哥,和卖报纸盲叔叔);大姑和大姑夫回来了,会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;爸爸也快退休了,他每周日一早都会去奶奶家;二姑还是那么爱张罗,即使退休了也闲不住;老伯还是白白胖胖的,有时还像个小孩;哥哥在国外上学,一直念到了博士(我们都非常骄傲!),我和妹妹也都毕业了,工作了。奶奶身体挺好的,每天的生活也很开心,大家住的很近,经常在一起,很热闹。我想和您说的是,我们都好,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,因为我们不能和您在一起。

“大鹏” – 这是您给我起的名字吧,我很喜欢这个名字,我也会争取不辜负您的期望。虽然这句话让我想起了小学时写的作文,但这确实是我此时想说的,也是我想做的。

快到清明节了,明天我和爸爸,姑姑和老伯会去看您。

爷爷,您并不孤单,因为我们想您;我们也不孤单,因为您一直和我们在一起。

Written by Dapeng

April 2nd, 2012 at 12:22 am

Posted in Life

  • Laplandsun

    Someone is never far away.